西湖大学在哪长啥样 西湖大学大事记介绍

作者:大发快三┆ 时间:2018-10-24 12:51 ┆点击:

  今天上午,由施一公担任首任校长的西湖大学将在杭州举行成立大会。

  这所剑指世界一流大学的新型民办大学,到底长的啥模样?现在发展得如何?

  18日下午,我第一次来到位于杭州市西湖区云栖小镇石龙山街18号的西湖大学云栖校区(其主校区是位于西湖区紫金港科技城云谷区块,其首期建设用地634亩、首期校舍建筑面积约44.6万平方米,计划2021年底建成——作者注),探个究竟。

不像校园的校园

  讲真,当我拉着行李箱置身西湖大学的云栖校区时,多少有些失望:这里不仅地方小——占地总面积才70亩左右,只有7栋方块楼(大道两边各2栋科研楼、里面正中是1栋办公楼、后面是2栋学生宿舍楼),而且看不到几个人影;清华、北大校园里到处堆放的自行车,这里一辆都没有——怎么看也不像校园哪!

  也许是看出了我脸上的失望,从办公楼下来接我的西湖大学公共事务部高级主管李凯娜笑了:“我们学校的特点之一,就是小而精嘛!”

  想想也是:西湖大学的定位是“小而精”“科研型”,而且这个校区今年3月才启用。截至目前,该校从海外选聘了68名PI(独立实验室负责人、博士生导师),还有一些没有到位;现阶段只招博士生,两期共招了139位博士研究生——即便将来兵马齐备,PI加上博生生,这个校区满打满算不超过一千人——这么大的地方够用了。

  “怎么看不到老师、学生呢?”我问。

  “都在楼里的实验室里搞科研啊。”李凯娜指着两边的科研楼说,这里不上课,所有没有课上、课下之分。老师和学生除了吃饭、锻炼,基本上都待在楼里。“不光白天待在楼里,晚上许多人也加班到很晚,有的实验室的灯二十四小时都是亮的。”

  “这个地方这么安静,你们习惯吗?”

  “刚来不太习惯,现在觉得挺好的。”李凯娜说,搞研究的老师和学生尤其喜欢这个地方。从科研楼到办公楼、从实验室到餐厅、健身房、操场,走路最远不过5分钟。“有老师总结说:实验室就在楼上、食堂就在楼下,宿舍就在背后、球场就在边上——在西湖大学工作,生命至少延长了十分之一。”

  在办公楼七层的高级访问学者公寓里——其实就是有床有卫生间的简易招待所——放下行李,我下楼到校园转了一圈,慢慢开始喜欢这个地方了:校园里风景很好,银杏泛黄、香樟葱郁、桂花飘香;也有情调:除了办公楼一楼的咖啡厅,楼前的桂花树旁、遮阳伞下还摆放着喝茶、聊天的椅子。

  对于在喧闹的大城市常住的我来说,最不适应的,就是这里的安静了。尤其是到了晚上,除了唧唧虫鸣,简直是万籁俱寂。

  反过头来一想,这份宁静,不正是广大科研人员最需要、最渴盼的吗?

“从没有人喊他‘施校长’”

  西湖大学首任校长,是大名鼎鼎的清华大学原副校长、三院院士(中国科学院院士、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和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外籍院士)、著名结构生物学家施一公。

  “我们都叫他‘施老师’,从没有人喊他‘施校长’。”西湖大学公共事务部的戴涵告诉我,施老师一点架子都没有,堪称‘零距离校长’。“他事情非常多,但偶尔也会到我们办公室来,问问大家的工作、生活情况。”

  戴涵是95后杭州美女、英国利物浦大学国际传媒专业的硕士研究生,今年7月毕业后应聘到西湖大学。“西湖大学在国外很有知名度,我毕业的时候就希望能有机会加入西湖大学。”

  “西湖大学刚起步,又是民办大学,父母同意你来吗?”

  “他们都很支持,特别是我外公。”说到这儿,戴涵笑了,“我外公是施一公的粉丝,他对我说:跟着施院士干肯定没错!”

  “西湖大学没让你失望吧?”

  “没有啊,在这里工作很开心。”戴涵说,“周围的老师大部分是海归,国际化氛围很浓、人际关系很简单,大家的工作热情都很高,那种感觉真是蒸蒸日上。”

  话题又回到施一公:“你能经常见到施老师吗?”

  “不太经常。他可能是我见过的最忙的人了,好像永远不知道疲倦。”戴涵话锋一转,“不过有一个地方我们经常看见他。”

  “哪儿?”

  “我们学校的食堂。”戴涵笑了,“只要在学校,他都会在那儿吃饭。”

  果然,当晚6点左右,我正在学校食堂吃饭,一抬头,瞥见施一公端着餐盘、和一个女生在我旁边的饭桌边坐下。

  “我和学生说说做实验的事情。”他和我打了个招呼,就和对面的学生边吃边聊起来。

  我留心听了一下,除了“蛋白质”“冷冻电镜”“细胞膜结构”等几个词语,大部分听不懂。

  我留意看了一下四周,发现好几位老师在和学生一起就餐。

“早餐更丰盛”

  说到西湖大学的伙食,称得上“物美价廉”。

  餐厅在办公楼右后方的学生宿舍楼一层,地方不大,有两百多个座位。打饭的窗口有3个,每个窗口排队的人只有七八个。我拿了一个绿色托盘,没等几分钟就排到了。戴口罩的师傅提前把菜盛到吧台上浅绿色的碟子里,分凉、热两部分,凉菜、热菜各有五六种。

  我午餐是在飞机上吃的盒饭、肚子早就饿了,所以要了三个热菜:一份红烧肉、一份炒豇豆、一份红烧罗非鱼,总共才花了12块钱。

  结完账,我顺手拿了一个免费的红富士苹果,又要了一碗米饭、一份蛋花汤——也都是免费的。

  我临走时候和施老师打了个招呼,他问:“味道怎么样?”

  “真不错!我都吃撑了。”我笑着说。

  “明天早晨你过来看看,早餐更丰盛。”

  施老师说的没错。第二天早晨8点多我赶到餐厅的时候,用餐的人还不少。除了油条、烧饼、春卷、煎鸡蛋、鸡蛋卷、蛋挞、老玉米、煮地瓜,还有一个窗口卖馄饨、面条——快赶上星级饭店了。

  除了春卷、鸡蛋卷、包子,我还要了一碗很久没吃过的馄饨。没想到眼大肚子小,到最后馄饨都吃不完了。也不能怪我——这里的馄饨太“实在”了——汤少馄饨多,差不多有10个。

“为祖国健康工作五十年”

  校园里人多的地方,除了餐厅,就是健身房了。

  健身房在餐厅西侧另一栋学生宿舍楼的一层,里面摆满了各种各样健身器材,看上去有二十多种。我这个从没进过健身房的人,大多数器材都叫不上名字。

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及链接,商业媒体使用请联系编辑

你也许会对这些内容感兴趣>>